Another Angle


作者/ hyena
大纲/ 文接第五季后。Michael在漫画店门口捡到一只大狗,Brian答应让他放在阁楼养。两个人一条狗之间,会发生什么事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雨终于慢慢停了,街道上冷冷清清的。Michael拉开漫画店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如果雨一直不停,他就有理由留在这里过夜不回家,事实上他也很想这么做。

但雨该死的停了,而他该死的两天没回家,没洗澡,没换衣服,没刮胡子……今天他的胡茬已经吓到一个新来的小顾客。摸摸下巴,Michael叹了口气,还是拉起衣襟走出门去。

刚一踏出店门Michael就吓了一跳——他店门口的垃圾箱旁黑乎乎地蹲着个什么东西。

“What the hell……?”Michael倒退一步细看,黑影发出声音:“汪-”

“狗?”

狗,而且还是条大狗。

一条浑身被雨淋得湿透,到处沾着泥水的大狗端坐在垃圾箱旁,凛然地瞅着Michael。

“Hey,伙计,你的主人呢?”Michael小心翼翼的靠近。即使全身沾着泥水,他还是看得出这是一条成年的爱斯基摩犬——白色的肚皮和爪子,蓝灰色的背毛,棕色的眼睛——庄严,漂亮,是Michael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大狗说:“汪”,声调平淡,既不愤怒恐惧,也不讨好谄媚,甚至好像还有那么点不耐烦。

“Wow,你可真酷。”Michael笑起来,这真是条有趣的狗,明明那么狼狈的蹲在垃圾箱旁,可它的眼神威严骄傲得就像在巡视领地的狼王一样,“你有点像我一个朋友……”

*******************

Brian打开阁楼门,看到门外的一人一狗时,他的反应基本跟Michael一样——倒退一步,仔细打量了几秒钟之后才开口。

“咳,Mikey,告诉我是我嗑药过量眼花了,你没有真的带着一条狗站在我门口好吗?”

“你是嗑药过量了,不过你没眼花。我在漫画店门口捡到它,我不能丢下它不管。被动物收容所抓走而又没人认养的话,它会死的。”Michael打断他的胡说八道,开门见山,“我能把它寄养在你这吗?就几天,在我找到安置它的地方之前。”

“啧……”Brian皱起眉,他知道Michael对动物尤其是犬类的热爱,但他认为Michael同样知道他对这些毛茸茸的尖牙利爪的会破坏他高级地毯和手工沙发的小怪物——好吧面前这只是大怪物有什么感觉。

“Please,Brian。”Michael很少求他,所以通常他用到“please”这个词时Brian就离投降不远了。

“为什么不把它养在你的漫画店?“Brian做最后的挣扎。

“我那里小孩太多,万一它咬人……”

“你就不怕它咬我?”

“你可以咬回来。”

“Asshole。”Brian扭头往里走,门大开着。Michael微笑,招呼从刚才起就端端正正坐在那的大狗:“进来吧。”

大狗甩甩尾巴,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阁楼,Brian拿着一叠报纸大步奔回来,把报纸铺在门边:“停!你就睡在这,你休息用你那些脏兮兮的爪子践踏我的地板。”

Michael翻了个白眼:“Brian拜托,你听起来像101忠狗里的恶女人。我得给它洗个澡,它都湿透了,会生病的。”

“Mikey,它是狗,它不会生病,它也不用洗澡,尤其不需要用我的浴室洗澡。它的毛会堵住下水口的……”Brian用力抓自己的头发,后悔刚才开了门。

“shut up。”Michael领着大狗径自进了浴室,“我也顺便借用你的浴室吧,我两天没洗澡了。”

“你跟Ben……”

“还是那样。”Michael关上浴室的门,印在毛玻璃上的影子做着脱衣服的动作。

“你应该跟他谈谈。”Brian挪开眼睛。

浴室里的人沉默了一会:“我会的。”然后换了话题:“Justin最近怎样?他上次给我发邮件说他要去意大利采风。”

“真巧,我们得到的是同样的消息。”

“你们没通电话?”

“……你最好别把那些该死的狗毛弄得我满浴室都是,Mikey,否则我发誓我会生气。”

“Brian,我想他只是很忙……你偶尔也可以主动给他打个电话的。”Michael的声音在水声中显得有些虚软。

“我也很忙。你慢慢洗,我还有些工作。”Brian丢下硬邦邦的一句,回到电脑面前坐下。Michael也不再说话,整个阁楼里只剩下刷刷的水声。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浴室的门终于打开。Brian扭头伸着脖子看走出来的一人一狗:“感谢上帝你还是一整片,我正担心你被那条狗吃了呢。”

“Bullshit!它是我见过的最乖的狗狗,既不乱叫,也不咬人,还肯乖乖的洗澡。”Michael把大狗引到客厅中间趴着,跪在它旁边开始用一块干浴巾给它擦毛。他自己的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平时总是有点愤怒地竖在头顶的黑发此刻乖顺的搭在额头上,白皙的侧脸映着朦胧的灯光——Brian有一瞬间的怔忪,彷佛看到十多年前的那个少年,坐在教室里靠窗的位置,黑发也是这般乖顺的垂在额前,阳光穿过玻璃洒在他身上……

感应到他的目光似的,Michael回头跟他视线相碰,又低头看看地上——他周围满地的水滴,都是从他的头发和大狗身上滴下来的:“哦,抱歉,我一会儿帮你弄干净。”

Brian终于忍不住再次丢下鼠标,走过去蹲在他身边:“打扫是清洁女工的事,所以我付钱给她们。”

大狗已经换了个姿势,仰天躺着让Michael给它擦肚子,还舒服的发出哼哼声。

“真是奇怪的狗。”Brian把下巴搭到Michael肩上,从背后抱住他的腰,Michael身上有他沐浴乳的味道,“So,你想好给它取什么名字了吗?”

“名字?”Michael微笑起来,“我想还是不要了。取了名字它的意义就不同了,再要送走我会舍不得的。”

“你准备把它送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明天问问店里的客人,或许有人愿意收养它。它这么乖。”Michael专心致志一丝不苟地给大狗擦着毛,Brian忽然想起Debbie曾经说过一句话:“Michael也许不会成为什么大明星大人物,但当他照顾你的时候,他比你自己还清楚你想要什么。”是啊这就是Mikey,总是照顾别人的爱逞强的Mikey。

“或者你不必把它送到任何地方。”这句话在经过Brian大脑之前就直接溜出了嘴,Michael猛地扭头,眼睛因惊讶而瞪得圆圆的:“你是说?”

“我是说,你可以把它养在这里。”Brian话出口时其实有点后悔,一条狗对他来说会是个大麻烦,但Michael瞬间亮起来的脸庞足以抵消一切悔意。

“真的?!”Michael的声音拔高了八度,大狗跟着打了个喷嚏,“Brian你……你……我不敢相信……”

“我也不敢相信,我竟然说出这种话。”Brian嘟囔着,站起身,“你最好教会它上厕所,别乱咬家具和地毯,否则我会宰了它。”

“你才不会!”Michael跳起来抱住好友的脖子,在他唇上用力亲了一下,“Thank you!thank you so much!”然后又俯身抱住大狗的脖子,又亲又蹭只差在地上打滚:“万岁!我可以养你了!Astro!就叫你Astro好不好!?”

“汪!汪汪!”大狗好像被他的激动感染,终于也显出一点亢奋。

Brian揉着额角,努力不让自己因Michael的兴奋喜悦而微笑起来:“Astro?我就知道……”

*******************

Michael和Astro依依惜别之后,Brian关上铁门跟脚边的大狗对望。这长毛怪物的眼神令他有些不爽——狗的眼神不是应该再可怜可爱一点,渴望着温情和抚摸那样才对?像这样趾高气扬的算什么?

“听着伙计,我让你留下来只是因为Mikey希望这样。你最好乖一点,不要给我惹任何麻烦,ok?”

“Mikey是吗?多甜蜜的孩子,你是他什么人?”大狗仰起头,用纯正的美国英语对Brian说。

Brian顿时呆若木鸡。


2.

“噢,别那样看着我,”大狗抖抖毛,毛茸茸的脸上竟呈现出一个类似微笑的表情,“我知道这一时有点难以接受,不过你真的不是在做梦。”

Brian在他三十七年的人生经历中他从未如此恐惧过,也从未如此失措过——Michael到底捡了个什么东西回来?残存的理智驱使他伸手去摸门把手,哗啷一声,铁门被拉开一半。大狗忽然腾身跃起,对着他的脸扑过来,根本来不及躲闪的Brian被它扑得仰天摔倒,大狗四只脚踩在他身上,嘴里的热气喷在他颈边。Brian被它压得动弹不得,想惨叫又不敢,只觉得头皮发麻,忍不住紧紧闭上眼睛——Mikey……永别了……明天见到我的尸体你可不要太难过……我Brian Kinney竟然是被狗咬死的……

“喂,别做出这副英勇就义的表情,我没打算强暴你。”大狗按着他,语气很是轻蔑,“只不过你太没礼貌了——我本来想好好跟你谈谈,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Brian睁开眼睛,还来不及问“算了”是什么意思,就看到身上的大狗棕色的眼睛忽然开始发光,而他自己的眼睛虽然被刺痛,却没办法移开目光。接下来他就在这刺目的强光中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Brian慢慢醒来,发现自己趴在沙发边。抬头,头异常沉重,双眼之间好像隔了什么东西,感觉很是奇怪。他面前放着一面镜子,镜子里是一条趴在地上的大狗——Michael捡来的Astro,正傻傻的看着他。

“我还在做梦吗?”Brian心想这一定是个荒诞的梦,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狗,还在照镜子,但他搞不清这个梦从哪里开始的——或者连Michael捡了条大狗回来,自己答应收留它都只是个梦。

梦似乎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你醒了。”

Brian抬头,比镜子里的狗更荒诞的,他看到他自己,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杯红酒。

“你……”Brian想说话,但他听到自己发出的音节是“汪!”

“噗,”沙发上的人笑了,放下杯子,“你一定很疑惑,没关系,我会解释一切的。你想必还不熟悉你的新身体,所以就趴着听我说。”

“新身体?你他妈的是谁?卡夫卡?”Brian断定他陷入了一个类似《变形记》的怪梦中,所以并不怎么慌乱,只是觉得有一点头晕——这个梦也太过真实和有逻辑了,他的话一出口就变成犬吠——见鬼!他刚才好像明明梦到这条狗说人话的。

“我先自我介绍,”沙发上的人十指交叉,双肘撑在膝盖上,做出要长谈的架势,但下一句话就令Brian想咬他:“但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干脆就用Mikey取的名字吧,你叫我Astro好了。”

“汪汪!”(Mikey不是你叫的!)

“为什么?只有你能叫吗?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了啊——嗯,Mikey,Mikey……光是这样叫着都能感觉到舌尖上的甜味呢。”

“……汪呜?”(你就是我是什么意思?)Brian决定忽略掉对方话里的暗示——天知道,也许这是他自己的潜意识?何况他说的也没错……Mikey的名字,叫起来似乎真是甜的。

“你还不明白吗?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我们交换了身体啊。”Astro说得理所当然。

“呜……?”(什么鬼?)

“唉,你还是不懂。我从头说吧——我是一种……嗯,用你们的话说应该叫做:灵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只不过我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们人类的文明还在石器时代。然后如你所见,我可以入住任何一个生物的躯壳,死的,活的,植物,动物。你现在用的这个躯壳是我在北极捡的,一条病死的爱斯基摩犬,很漂亮吧?”他俯下身去摸Brian的脑袋,Brian厌恶的甩头避开,Astro不以为意的收回手,继续说:

“我不太喜欢使用人类的躯壳,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都有很多麻烦你知道——死人复活会引起混乱,活人的灵魂又不好处理——有几次那些家伙发现自己变成了动物就发疯了呢,像你这么冷静的真少见。”

“谢谢。不过你要是告诉我怎么才能醒过来,我会感激不尽。”Brian冷笑,可惜汪汪声听起来没什么气势。

“醒?你还以为你在做梦?噢poor poor boy~”Astro再次伸手,极迅速的从Brian脖子上拔下几根毛。

“汪!”(Ouch!)

“看,会痛吧?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真的发生了。你,跟我换了身体。我现在是你——你叫什么来着?Brian?而你是Mikey捡回来的大狗。”Astro嘬嘴把手指间的狗毛吹飞,笑眯眯的看着Brian。

(怎么可能……怎么会……?)Brian从醒来第一次真的震惊,他试着站起来,然后切切实实的感觉到自己四脚着地。整个世界都不同了,当他的眼睛在不到一米的高度时,他熟悉的阁楼也变了样子。

“汪汪汪……”(为什么?)他有些恐惧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穿着他“躯壳”的人,为什么他会遇到这种事?这个怪物想干什么?

“为什么?理由有三点:第一,你很合我胃口——孤独,骄傲,还有漂亮,我一向只找合我胃口的躯壳,而符合这个条件的越来越少了;第二,我很无聊,存在对我来说就是一场角色扮演游戏,但我很久没扮演过有趣的角色了——而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会是个有趣的角色;第三,也是最重要的——Mikey帮了我个忙,舒服的热水澡你知道,所以我决定也帮他个忙。”

“……你想对他做什么!?”Brian的吠叫有些气急败坏。

“Wow,easy,easy,你要是咬我他可是会不高兴的。我说了,我只是想帮他个忙——Mikey的灵魂,这里,”男人蹲下身,眼睛对着Brian的眼睛,表情变得严肃,手按着自己的左胸,慢慢的说,“这里有个大洞。他非常孤独,而且像是,放弃了全部渴望。”

“呜汪汪汪汪!”(我听你在放屁!)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可以看到,他灵魂中那些代表渴望的光都很暗淡,很暗淡——我想帮帮他,我知道放弃了渴望的人生有多可怕。”

“你真是好人,但我怎么办?”

“呃……我想想,”男人做出思索的表情,然后假笑:“谁在乎?你不高兴大可以绝食自杀。”

“疯子!”Brian真的愤怒了,这个不管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就这样随兴的入侵他的身体,毁掉他的生活,“Mikey会识穿你!他不会信任你的!”

“真的?可是他好像很信任你啊,我可穿着你的身体呢~不如我们试试——要是他发现我不是你,我就把身体还给你。要是他没发现……”男人意味深长的笑,“那你就安心的当一条狗吧。现在告诉我,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汪!”

“不合作是吗?其实我大概也猜得到——首先你们都是gay;其次他没在你这里过夜,你们不是恋人;你们提到两个名字‘Ben’,‘Justin’,从你们的对话看来那是你们各自的恋人;你们不是同事,你的电脑上是广告设计的玩意儿,他开漫画店;你们不是兄弟——这点一目了然;那最后只剩下——朋友,好朋友,非常亲密那种;然后你看他的眼神,他吻你的方式——不仅仅是朋友……有趣。”Astro摸着下巴微笑,“我猜对了吗?”

“……”Brian沉默,一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二是恨死了从自己嘴里发出来的狗叫声。

“不说话,就说明全中了。”Astro喝干杯里的酒,站起身,“现在我要多了解一下我的新躯壳。你也可以试着走动走动,你知道,从直立行走变成四肢行走,又少了灵活的上肢十指,你要学着多用嘴才行。”

Brian忍不住又“汪”了一声,因为他实在很想骂“fuck!”

Astro不理他,开始在阁楼里参观起来,“嗯,不错的地方啊。”

打开冰箱:“啧,就只有酒,讨厌的爱尔兰人——意外吗?我从你的脸就能看出来~活了几万年,我真的能看出很多东西的。”

打开衣柜:“哦哦~你有不少好东西,花了不少钱在这上面吧?嗯,我喜欢,我一向喜欢有品位,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人。”

打开书柜:“相册、高中纪念册,让我看看……”Brian咆哮起来,他不喜欢别人碰那些东西,那些类似他隐私的册子至今也只有Michael一个人看过而已。可是还不习惯四条腿行走的他刚跑出两步就前腿绊后腿摔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自己”脸上带着欠揍的笑容翻开了它们。

“Mikey!”Astro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欢呼,“原来你们是中学同学啊,看看他,还那么小~Michael Charles Novotny,他的全名吗?啊,又一张,你们的合照还真不少。喂喂,这也太亲密了吧,你们曾经是恋人吗?”Brian不再理他,沉默着协调身体,试着慢慢前进,转弯。

纪念册翻到最后,一张薄薄的对折起的信纸飘落下来。Astro在它落地前抄住,展开:“这是什么……?‘Dear Brian,过去四年里你帮了我太多。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是今天的样子——我是指好的方式。我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在很多方面影响了我的人生。我只知道不论将来发生什么,你都会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我但愿我们能晚些老去。Love,Michael’ ((注:引自官方小说《Every Nine Seconds》最后Michael写给Brian的信))。……这是他写给你的信?哇哦,多感人,你回信里写了什么呢?”Astro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动作,端坐在原地听他念信的Brian,后者沉默。

“不说算了,我明天自己问他。”男人把信折好放回去,又开始翻阅其他的相册。看到后来,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男人也沉默了,为数不多的几本册子翻完才再开口:“除了风景,就是Mikey。你对他到底……”

“不关你的事。”大狗喉咙里发出咕噜声。

“那个叫Justin的,是你现在的恋人?他的照片在哪里?”

“没有。”

“没有?怎么会?你扔了吗?你们已经分手了?”

Brian翻了翻白眼——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耳朵,“你现在是广告公司总裁,不是娱记好吗?”

“总裁啊?你在公司形象想必很好吧?”

“我在哪里形象都很好。”

“Good,那你最好乖乖合作,我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然明天我就去你公司骚扰你的女员工,摸你会计的屁股,或者在会议桌上跳个脱衣舞什么的——我可以用你的身体做任何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得罪我。”Brian从来没发现自己挑眉微笑的样子这么欠揍,而听到“摸会计屁股”时他脑海里浮现出Ted的脸,然后打了个冷战——这家伙应该只是随口说说吧?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没有你男朋友的照片。”灵体先生的好奇心显然不是一般强烈。

“没拍过。”

“为什么不拍?”

“因为我们是gay,不是该死的直人或者蕾丝边。”

“那些Mikey的照片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是很早以前拍的了。”

“切……告诉我你跟Justin的事吧?”

“那可是个很长的故事,我不想一直吠。”

“你哼哼也可以。”

“……fuck you。”

心满意足的听完Brian极不耐烦的潦草叙述,Astro拍拍他的头,又在Brian扭头咬到他之前及时缩手:“可怜的孩子——果然越不相信爱的人越容易被爱伤害呢。这个叫Justin的孩子并不适合你。你就是为了他跟Michael分开的?”

“我跟Michael一直只是好朋友。”

“真的吗?你们没恋爱过,上过床什么的?”

“没有。”

男人叹气:“也许你没注意到,你刚才那个故事里,Michael出现的次数比Justin还多。”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OK,OK,你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也不懂你们是怎么回事——但我可以自己搞清楚。”Astro向卧室走去,“现在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公司呢。”

“我警告你别乱来。不懂的事情交给我的助理和财务顾问。”Brian心想这下完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公司啊……Astro回头白了他一眼,“小子,这世上没有我不懂的事情,我开公司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你老老实实呆着别给我找麻烦,我就帮你好好经营公司——等Mikey识穿我,或者我玩腻了把身体还你时,你不但没损失还有赚哦。”男人顿了顿,忽然回头对着Brian轻笑,“说到身体,刚才洗澡我看到Mikey的身体——Aaaaaamazing!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十多年在他身边却没碰过他的?或者我可以……”

“你敢!我发誓我会杀了你!”

“怎么杀?咬死我吗?你可以试试看~”笑着扔下这句话,Astro关上了卧室的门,留下Brian站在那又是愤怒又是恐惧——明天会怎样?Michael能感觉到吗,感觉到他的躯壳里不是他的灵魂?

3.

“明天”并没有因Brian的恐惧而推迟它到来的时间。他只有眼睁睁看着那个夺走自己躯壳的怪物穿上他最喜欢的西服,拿起他的车钥匙和钱包,施施然走出家门。关门前还探头进来对他说:“嘿,伙计,学学怎么用马桶,别在地上大小便哦。”

郁闷了一整夜之后,Brian也慢慢明白,即使荒谬,但这就是他现在要面对的现实。他必须要先学会使用这个新身体,才有可能想办法告诉Michael真相——至于Michael信不信,则是下一步才需要担心的事了。

接下来的大半天里,Brian认命的在阁楼里练习走,跑,跳,用前爪拨动物品。幸好犬类跟人类最大的不同不过是四肢着地,还多了条尾巴而已,Brian花了一点时间去弄明白尾巴在奔跑时应该卷在背上,跳跃的时候则可以用来帮助平衡。当他能成功的一纵身就跳上餐桌时,他不禁有些得意,同时也有些庆幸——还好Michael捡回来的不是什么爬行动物软体动物或者昆虫之类。

等Brian折腾够了,开始觉得累,并且口渴肚子饿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家伙没给他留任何食物——这倒也不能怪他,阁楼里本来也没什么吃的——但过分的是,他连清水都没给他留一碗!

*******************

Michael手提着大包小袋的宠物用品踏进阁楼时,发现大狗气息恹恹的趴在地上,对他的到来只是抬了抬眼皮,喉咙里发出几声低哼。

“Astro!你怎么了?生病了吗?”Michael丢下手里的东西,三脚并作两步冲到他身边,伸手去摸大狗的脑袋。

Brian赌气的躲开——你这混蛋没事捡什么流浪狗回来?捡回来又不早点来照顾,我都要渴死了知道吗!?

“Astro?”Michael执意扳住他的头,摸摸鼻子,又摸摸耳朵,自言自语,“难道昨天淋雨真的着凉了?可是没发烧啊……”

“切~”大狗打个喷嚏,对着厨房水槽的方向吠了两声。(快去给我倒水。)

可惜Michael完全没理解到他的意思,“叫声很有精神嘛。你在闹什么别扭?跟Brian相处的不好吗?也是,那混蛋很难相处的……”

“汪汪!”(喂!)

“乖,乖~”Michael笑眯眯的摸摸大狗的头,回身捡起丢在门边的袋子,“看我给你买了什么,牵引绳,狗粮,碗,还有这个哦~”Brian看着他献宝似的拿出一个花花绿绿的塑胶球一抛,满脸指望他会撒着欢跑过去叼回来的傻样子,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翻翻白眼站起来——看来要靠Michael自己领悟他的需要是不可能了。

Michael表情呆滞地看着大狗走到自己面前,“你……你刚才翻白眼了?我没看错吧……?为什么狗也会……”

Brian不耐烦的伸出前爪刨刨Michael的小腿,然后甩甩尾巴走向厨房,走到流理台下停住,回头看Michael还呆在原地,于是不耐烦的吠了一声“汪!”(过来啊!)

“你是要我……过去吗?”Michael愣愣的问。

“汪!”(废话!)

Michael迟疑着走到厨房,看看大狗又四下看看,“你想说什么?瓦斯泄漏了吗?”

“汪汪汪!”(我要喝水啊笨蛋!)Brian干脆试着用后爪支撑身体,把前爪搭在流理台上人立起来,对着水龙头一阵狂吠——啊啊!就差一点点,要是他够得到才不用费这么多事!(Mikey,这样你要是还不懂,我真的会咬人哦!)

“水龙头?水?”Michael终于有所领悟,“莫非你要喝水?”

“感谢上帝你总算懂了!”

拧开水龙头,Michael用手掬了一捧水,试探着伸到大狗嘴边,已经喉咙冒烟的Brian已经顾不得用舌头舔好友的手这件事有多丢人和不成体统,吧嗒吧嗒地喝干了Michael手上的水。

“汪汪!”(还要!)

“Jesus!Brian竟然没给你留水和食物!”Michael这才恍然大悟地叫起来,“我真不能相信!那个混蛋!他这是虐待动物!等他回来我一定……”

“呜呜……”Brian看着一边痛骂他一边从橱柜里拿出碗盛水的Michael,忍不住一阵哀鸣——不关我的事我才是受害者啊Mikey……

水还没喝完,Michael用他刚买的防打翻加大型果绿色宠物碗装了满满一碗狗粮放在Brian身边。“你想必也饿了吧?Brian这里连人类的食物都没有,更别说给你吃的了。”

Brian谨慎的闻了闻那碗棕黄色的颗粒物,唔,很香……变成狗之后他的嗅觉比以前强了几十倍,香味对他的诱惑力也就无形中增加了几十倍。但是狗粮……?管它呢!试一试再说!否则等Michael领悟他想吃的其实是火鸡三明治时他估计都已经饿死了。

Michael看着大狗用舌头小心翼翼的卷了一颗狗粮,轻轻嚼了一下,又立马噗噗的吐了出来,转头拼命喝水,然后不满地对着他狂吠。当然他并不理解大狗说的其实是:“这鬼东西是用沙子和泥巴做的吗?!”只是疑惑地问:“怎么?你不喜欢?这个牌子还是最贵的呢……”

Brian决定了,他就是饿死也不会再吃那淡泊无味又干又粗的玩意儿,他要吃火鸡三明治!他要吃人类的食物!

啊呜一口,大狗叼住了Michael的裤脚,把他拖向门口。全没防备的Michael差点被他拖得仰天摔倒。

“嘿!嘿伙计!你干什么?”Michael敌不过大狗的力气,也不知道它的意图何在,只好任由它把自己拖到门口。

“你想出去?”Michael看看半开的门,再看看一脸向往的大狗。

“汪汪!”Brian极勉强的摇了摇尾巴表示肯定——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不想这么做,但看来要以人类的方式跟Michael沟通是不太可能了。

“好吧好吧,但你要带上这个。”Michael从袋子里拿出牵引绳。知道反对也是徒劳,Brian努力克制着咬他一口的冲动任他摆布。

踏出公寓后Michael本想带着大狗到附近的Brian和Linz经常带Gus去的公园走一走,可是大狗显然不打算听他的。

“Astro,你要去哪?”Michael拽住绳子,大狗不耐烦的回头,用嘴咬住牵引绳拉扯,然后又用力挣着向前走。

“到底是谁溜谁啊?”Michael跟在后面嘟囔,不明白昨天还乖乖的狗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固执别扭。

Brian本意是要去diner吃晚餐的,但没走多远就被一阵撩人的香味吸引住了——是他家不远处的那间中餐厅,Michael时不时会在那带外卖上去找他。以前他觉得那里食物的味道一般,不过不失罢了。今天顶着狗的鼻子,才发现那香味有多么诱人。

大狗停在中餐厅门口不走了,目光灼灼地盯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人。Michael拽了两下绳子,发现大狗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前脚死死的撑着地以示决心,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汪汪!”Brian对着一个手拿外卖盒走出来的人吠了两声,吓了对方一跳,遭到Michael厉声喝止:“Astro!不准这样!”

“呜……”好吧,好吧,我再摇摇尾巴你总该懂了吧?

“你不会是想吃中餐吧?”Michael的表情越来越疑惑——Brian说的对,这真是条奇怪的狗。

“呜嗯~~”摇尾巴外加伸舌头,还不够明显吗?

“老天,我捡了条灵犬莱西……”Michael扶住额头,“那你乖乖呆在这,别乱跑,别乱叫,OK?”

摇尾巴表示肯定。

Michael把牵引绳拴在路边的电线杆上,走进了中餐厅。再出来时手里多了盒水饺:“我想不出里面有什么能给狗吃的,这个还凑合吧。”

“Whatever,只要是人类的食物就好。”大狗在原地蹦跳,表达出急切的心情。

“别急,别急。”Michael笑起来,打开外卖盒用筷子夹出一个水饺丢在Brian面前。

“汪汪汪!”(我不要吃地上的东西!)大狗哀怨的看着Michael。

“怎么不吃?”Michael很奇怪,大狗凑过来用脑袋拱他的手,试图直接把嘴伸到饭盒里,“都是一样的啊……”嘴上这么说着,Michael还是摊开了手里的饭盒,让大狗就着盒子吃起来。

吃完东西Brian果断地掉头往阁楼走,Michael跟在后面碎碎念:“你就要回去了吗?可是你还没嘘嘘啊,我们应该去公园,你可以在那里方便——你千万不能拉在Brian的阁楼里啊他会气疯的……”Brian在前面充耳不闻一意孤行——Mikey,你休想我去对着树抬起一条腿撒尿,休想!

一人一狗回到阁楼,发现Michael眼中的Brian ,Brian眼中的混蛋,已经回来了。

“Brian?你这么早?”Michael有些惊奇。

“啊,早点回来看看这家伙有没有拆掉我的阁楼。”假Brian走到Michael面前,Michael自然而然的仰起脸,两人亲吻——这本来应该只是个hello kiss,可是他们却吻得太久了一点。

大狗呆呆看了一会,才想起来狂吠——原来自己跟Michael亲吻时,他是这样的表情。

被狗叫声惊醒的Michael快速撤离Brian的怀抱,低下头掩饰微微发热的脸——自Brian跟Justin求婚以来,他们就很少这样亲吻了。感觉,有些奇怪……

Michael脸红的样子躲过了男人的视线,却逃不过大狗的眼睛——变成狗之后Brian发现视角变了,整个世界也随之不一样了,以前能看到的一些东西现在看不到了,反之以前看不到的某些东西现在一清二楚——比如Michael低下头时的表情。

Brian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悲哀——过了二十多年,他的吻还能令他脸红。

“你这混蛋,你怎么能一点水和食物都不给Astro留下就走了?我过来的时候它都快渴死了……”Michael开始顾左右而言它。

“啊?对不起,我忘了。”男人微笑着迅速道歉,飞快的瞥了Brian一眼,那神情说不出的欠揍。

“混蛋!他故意的!”大狗咬牙切齿。Michael一愣:“哇哦,有人今天心情很好哦?”——Brian竟然会这么干脆的道歉。

“哦?为什么这么说?”男人再次靠近Michael,这个男人身上的有某种令人安心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接近他。Brian在心里冷笑:“破绽百出,我看你能骗他多久。”

“因为你刚才说对不起。Brian Kinney这么干脆地说对不起,我要回去把这一天在日历上圈起来纪念。”Michael转身开始收拾丢在地上的宠物用品,一边唠叨着要Brian记住离家时给狗备好清水和食物。

Astro对着大狗用口型说了句“有趣”,继续锲而不舍的跟在Michael身后:“Mikey,昨晚我翻纪念册,翻到你那时写给我的信。”

“哦?你没事翻纪念册干什么?”Michael顿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问。

“我找其他东西,顺手翻翻而已,”趁他停顿,假Brian伸手搂住他肩膀,看他没什么反应,干脆进一步整个人都贴在他背上,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还记得我写给你的回信吗?”

“……不记得了。”Michael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撒谎。你一定记得的,告诉我,我写了什么?”假Brian显然没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还在笑着低语。直到Michael猛地挣开他抬高声调:“我说我不记得了。”

“Mikey……?”男人惊讶地看他。Michael扭脸看着墙壁,声音已经恢复平静:“抱歉,我不记得了。你今晚要去Babylon吗?”

“Babylon……?OK,但我们先去吃饭好吗?我去换衣服。”假Brian走向卧室,又回头若有所思的看了呆呆盯着Michael背影的大狗一眼。

Advertisements
Another Angle

一个有关“Another Angle”的想法

  1. san 说:

    一直还没物色到适合的文,又不想连放两篇hyena的(被K),最近找到了一篇,暂时还没时间做标签。
    童鞋放心,只要有好文,一定会继续下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